Alphabet“杂食”不休,华尔街捧场不止

发布时间:2016-08-10 16:58:41

在宣布将转型为科技控股公司Alphabet这个震惊世人的消息一年之后,这家曾叫谷歌(Google)的公司如今仍在致力于转型之事。

重组业务的工作尚未完成,它要将那些看似不大可能实现的冒险赌注分别归入几个更清晰、更独立的部门,并决定是否舍弃其中一些项目。这一套重组计划的财务基础也还没有落实。

知情人士表示,两位创始人拉里·佩奇(Larry Page)和谢尔盖·布林(Sergey Brin)以及董事长艾里克·施密特(Eric Schmidt)和首席财务官露丝·波拉特(Ruth Porat)仍在努力研究其中部分项目的商业模式,并制定财务目标。

此外也不清楚这些林林总总的项目中——从无人驾驶汽车到一个尝试延缓衰老的医疗保健子公司——是否会有几个项目能够成功,如果有的话,什么时候能看到,其中最早的项目至今已经快十年了。Alphabet也丝毫没有流露出打算把赌注下在哪些地方、这些赌注将涉及多广范围的迹象。

佩奇本人私下里一直在投资外部的创业型企业,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家尝试制造飞行汽车的公司。改名之前的谷歌,历来对自己敢于尝试最宏伟、最冒险的想法感到自豪,但飞行汽车的构想即使对谷歌而言也显得离谱。

所有这些都没有影响Alphabet投资者的心情。华尔街一直非常愿意纵容佩奇和布林;自从这两人表现出将对那些庞杂的“moonshot”项目(指疯狂的不太可能实现的计划,译者注)施加更严格管理纪律的迹象以来,该公司的股价在13个月里上涨了45%。

“在互联网历史上,不下这样的赌注、从而摧毁股东价值的人比比皆是,”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(RBC Capital Markets)的分析师马克·马哈尼(Mark Mahaney)说。

他说,雅虎(Yahoo)、美国在线(AOL)和eBay就是第一波互联网浪潮中,由于不认真思考长远未来而逐渐变得无足轻重的公司。

华尔街还有迁就谷歌创始人的另一个理由。该公司的核心互联网业务在近几个季度以来大幅增长,出人意料地提振了营收,提高了利润率。

知情人表示,这部分是因为谷歌部门在新老板桑德尔·皮查伊(Sundar Pichai)执掌下有了新的重心,谷歌主要高管不再为佩奇近乎执念的个人兴趣而分心,他那些远大冒险计划与至今仍为公司创造99%以上收入的互联网广告业务毫无关联。

无论出于何种原因,Alphabet的赚钱机器已恢复了动力。今年第二季度,谷歌第一次在营收上超越了老对手微软(Microsoft),而华尔街预计明年其营收将首次突破1000亿美元。

然而,这些并不能保证Alphabet在互联网广告之外探索长远未来的行动就会有结果,也不能保证投入到“其他赌注”(other bets)上约占营收3%的资金不会打水漂。

“这些核心研发(R&D)冒险活动的历史并不理想,”麻省理工学院(MIT)教授迈克尔·库苏马诺(Michael Cusumano)在谈起大型科技企业过去设立的一些研究实验室时表示。

Alphabet“杂食”不休,华尔街捧场不止

谷歌创始人试图打造的那种类型的科技企业集团并无先例可循,加上他们对于Alphabet的目标也很模糊,可能增加失败的风险。

佩奇把沃伦·巴菲特(Warren Buffett)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(Berkshire Hathaway)视为榜样,但库苏马诺说,“与伯克希尔哈撒韦对比根本就不合适。它不是投资基金,那并非谷歌的性质。”他接着说,值得Alphabet注意的是,它的非核心业务需要在某个时候与其老本行产生联系。

试验了一年之后,已有迹象表明,Alphabet非核心业务的成本大增局面起码已得到了控制,不过波拉特警告不要对费用的短期变化做太多解读。

在公司内部,波拉特对投资决策实行更严格的方法已产生了一定效果。一个部门的中层管理者称赞她为内部投资流程带来了更大的确定性,尽管她的一部分工作是限制支出。

但是,尽管Alphabet的新架构已带来更多的财务控制,由于集团旗下各个部门变得更加独立,目前仍不清楚其最终将对各部门采取何种管理方式。虽然Alphabet的投资手法跟硅谷创业型企业的生态系统有些类似,但它仍是一家综合性企业集团。

单个冒险项目没有自己的董事会,Alphabet也没有引入任何股权安排、把员工的报酬与他们所在部门的成功挂钩——在吸引人才加入初创企业方面,这样的股权机制是一种具有很大吸引力的激励手段。相反,Alphabet依赖高额奖金,在新业务达到重要里程碑时发放,不过,这或许不利于在长期内留住人才。知情人士表示,无人驾驶汽车部门在发放大手笔奖金之后,近几个月来流失了一些顶级工程师。

“这不像是在一家创业企业工作,倒像在家族企业,有反复无常的风险资本投资者,”一家Alphabet旗下企业的员工表示。

有些情况下,对Alphabet旗下各项迥然不同的业务进行更严谨的分析表明,该公司有必要采取不同的业务模式。比如,该公司成立高速宽带部门,是为了给其他网络设备公司造成更多竞争,促使它们加快投资建设自己的光纤系统,这有利于其核心的谷歌互联网业务。

如今,作为一个独立的部门,该宽带业务开始想方设法减轻自己对于资金的饥渴,并寻找比光纤更低成本的新技术,以期成为一项独立的盈利业务——今年6月收购无线互联网接入公司WebPass,就凸显了其对技术的追逐。

在继续寻找可持续业务模式的同时,Alphabet并未就诸如此类的押注何时可能成功做出任何承诺。马哈尼说,这一点跟Facebook完全不同,后者在概述长期计划时要清晰得多。这家社交网络公司将其赌注分成若干组,希望分别在3年内、5年内和10年内取得成功。

不久前在Alphabet组建后的首届股东大会上发言时,施密特首次暗示,Alphabet也在尝试拿出一份更严格的时间表。他说,Alphabet至少要明确,在其统称为“其他赌注”的所有项目中,在3年时间跨度内哪些项目将是值得推行的。

但是,即便Alphabet的长期发展框架和目标仍不清晰,华尔街也非常乐于保持耐心。如果股东什么时候开始感到不安,旧有谷歌业务的巨大盈利也总会让他们放下心来。


Copyright © 2011-2016 http://81546.com 南宁千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